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新明书画艺术空间

.

 
 
 

日志

 
 

书协怎么啦  

2011-06-02 08:54:09|  分类: 我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协怎么啦

 



第一百三十九回:书协怎么啦 - 马彦洋 - 马彦洋书画艺术馆官方网
 

   刘佑局,早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曾出任第四届创作委员、第五届全国书法展评委。现为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等兼职教授。

                                   刘佑局致中国书协的公开信

中国书协诸位领导:

   我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龄几近三十年。蒙启功、沈鹏、尉天池、刘艺等老一辈书家的教育和关爱,使我的艺术取得了一些成绩,书协这个家曾使我觉得无比的温暖。我出任过第五届全国书法展评委,第四届创作委员。

   但,随着世风日下,书协的学术环境已经变得非常恶劣,这个家事实已经成为尔虞我诈的名利场。本人曾发表一些文章,对书法界的不良现象进行过批评,虽忠言逆耳,但还是引起不少反弹,如对同行有所得罪,请多多包涵。

   天地茫茫,各择其路,我觉得在这种环境下已经无所作为,甘愿淡出江湖。因此作出决定:于2011年1月1日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希各知悉。

   天宽地阔去来兮,壮士断腕又何如。濯巾沧浪孤舟远,浮云过眼五岳低。啸竹谈经心正净,书鹅换酒意淋漓。几人身事能作主?翘首江湖忆范蠡!

                                                                                                  刘佑局
                                                                                              2011年1月1日

 

                       2011年1月12日书法报讯:刘佑局退出书协

    2011年1月1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刘佑局向中国书协提交了退出中国书协的声明,同时,一并辞去广东省书协理事之职。刘佑局系中国书协早期会员,曾出任第四届中国书协创作委员会委员、全国第五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评委。

   据悉,2011年1月1日,刘佑局先生向中国书法家协会递交了“退出中国书协的信”,在各专业网站上引起了热议,网友赞弹不一,有站在公正的角度,有站在偏狭的个人角度,也有站在协会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刘佑局先生表示,不管正反意见都愿接受,做一个“容声器”。作为刘先生个人,他这样表态,我们不能过度地非议,但作为是与非的角度我们很有必要展开一场讨论。

   世风日下,文化腐败由来已久。正如两年前刘佑局先生发表在《羊城晚报》的《怒揭书画界 黑幕》可谓振聋发聩,见该文:

             刘佑局怒揭书画界黑幕:当前简直是“一锅粥”

    日前,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刘佑局在接受笔者的采访时,直言不讳地揭露了当今书画界的许多黑幕。

                                           一当主席,身价百倍

   笔者:年初你曾在《华夏书画报》发表的《官管协会转制势在必行》一文,在书画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前段时间又在《人民文摘》看到了你一篇《文化体制改革首先要给协会转制》的文章,我深有感触,你认为这种官办协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刘:还是有必要的,只是要把它从官办转为民办。香港不是有很多这样的协会吗?这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很有好处。大陆的协会不同。这一会制弊病很多,容易形成独裁和帮派。现在不学无术的人也拼命往协会里钻,甚至有的当上协会的头头。正道走不下去,就会去搞歪风,“流行书风”就是这样形成的。从第六届全国书法展开始就出现了很多这种歪风,至第九届全国书法展,这种歪头歪脑的东西已经登峰造极,这叫孽种流传。

   协会官方化,恰恰被一些投机钻营的人所利用。很多在艺术创作上十分平庸的人,通过各种关系,不择手段拼命去争当协会的正副主席,只要谁戴上了主席、副主席的光环就会变成身价百倍,因为这些人掌控了协会的权力,又可通过媒体操作,搞得风生水起。我们有些购买字画的人,不问艺术只问官衔,也难怪现在搞关系送字画,大多人都喜欢这些所谓“热门”人物的作品。你的字画再好,要是没有这些光环也不会有太多人去问津。不过,你要是真的要搞收藏,这些“热门”人物的作品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一堆废纸!

                                    展览大门开,没钱莫进来

   笔者:入会和作品展有没有潜规则?

   刘:当然有。作品参展和入会存在很多黑幕。现在有些掌握协会大权的人通过权、钱、名、利交易大捞一把。你想入会吗?你的作品想参展吗?你就得购买我的作品,当然有些人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谁叫你送上门来啊?这是一个“黑互动”,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少人在协会干几年就已暴富,洋楼小车应有尽有。现在搞一个全国性的书法展常花费巨额公款。第九届全国书法展就花费一千三百多万元,还在各大媒体上大吹特吹。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之初,全国展只用了五万元,通过这个展览还发现和培养了不少人才。这种反差多么令人震惊。这些钱都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监督机制和审核单位去管理这些“亚公共财政”?有些协会通过层层叠叠的展览,冠名之多令人瞠目,“九届国展”一次性就要给中国书协的腰包装进两百万元的主办费,展览本身要用这么多钱吗?这种严重变味的展览,令人震惊!

   有些手握协会大权的书画家已经富得流油,但是他们很少为公益事业 和社会福利作贡献。尽管有一些冠公益之名,实际上在集体做秀。有些人的作品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市场,但是他们通过所谓的“公益”为自己谋取名声,通过某些为公益事业捐款的企业家送张作品,如果某个企业家捐了百万元,送字画的书画家就说他的作品卖了百万元,再与捐款者合影一张相片,然后在各大媒体上大吹特吹。我们的某些企业家为何也甘愿为这些人作秀架桥铺路呢?这些作秀的人又有哪一个是真正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真金白银去捐献给公益事业呢?这些人吹嘘自己的作品一张几十万元,一年收入几千万元,但他们又交了多少个人所得税?

                                    当前书画界简直是“一锅粥”

   笔者:你早年曾任职广东书协,也曾出任第五届全国书展评委,日前又被华南师范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近年你相继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杭州西湖美术馆、西安亮宝楼举行个人书法展,已经得到书法界的广泛好评。2006年,你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为“中国十大精彩人物”,近日,由中国文联、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编著的《书坛五杰》,你又被收录其中。除了荣誉和赞美,我也听到对你不同评价。你对此有何说法?

   刘:近日,我到华南师范大学给美术学院的学生讲座,有个学生向我提出了类似的问题。我对他们说,一切荣誉都要来得自然,正所谓“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不要过分强求。现在书画界很多人不择手段去猎取名利,有些江湖“艺”人专在社会上钻营,由于许多人缺乏审美和判别能力,连连上当,用最简单的话说,当前书画界简直是“一锅粥”。

 (需要更正的是:“刘佑局怒揭”一文提到九届国展用去一千多万元应改为两千三百万元才准确)

   甫文一出,网络铺天盖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意见支持、赞同刘佑局先生的观点,痛斥书坛腐败。《文摘报》、《海南日报》等全国80多家报纸进行了转载。同时也使一些在九届国展中捞取利益的人引起恐慌和愤怒,甚至组织力量对刘先生进行围攻。

   早在四年前,刘佑局先生已经看到了“一会制”的弊端,并发文《文化体制改革首先要给协会转制》,后来,吴冠中 先生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痛批美协腐败。南北和唱,成了一时热烈的交响。事过几年,协会改制不但没有取得进展,还变得更加的权力化,致使文化界的腐败愈演愈烈。尤其是“美、书”两协更是文化腐败的重灾区。究其原因,主要是体制上的严重缺陷,更重要的是协会已经成了一个权贵与资本勾结的腐败链条。权力操纵下的市场经济,文化成了滋生腐败的热土。按刘先生“怒揭”一文所说,只要谁当上这“两协”的要职,其作品就可以产生天价。中国人比较缺乏是非观念,再加上几千年奴性文化的影响,历来都是以官位来取舍人的身份的高低,这种观念无疑也充斥到充满权力意味的“协会”,协会的官位比其他地方党政的官位还要迷人和更有吸引力,因为他们一旦当上正、副主席就可以冠着“高名”向社会炒作为抬杠,然后大把大把的钞票源源不断流进了他的腰包。利益多多又有没有腐败之谦,名利双丰收,不像其他官员,又辛苦又担风险。在文化腐败的导致下,没有人愿意真正去做学问,即使已经有一定学问的人也有到这些协会去“走热”,还有一些官员弄了几下笔墨,也跑到协会去任职,变成了“大专家”。真正做学问的人只好坐着冷板凳,他们得不到权力的关爱,更不会有达官贵人的扶助,他们过得冷清凄苦的日子,这种人几乎绝无仅有。文化的堕落和腐败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有无数的人都想成为书法家,因此各种行业协会、民间协会层出不穷,不计其数。所谓的“文人”不去做学问却成了社会的公害,有的甚至在行骗。原因多多,一时难以述说清楚。

   刘佑局先生退出中国书协,我认为是文化界的事故,我们少了一个反腐败的斗士。刘先生是学古代文人去隐退还是继续站在文化反腐的前列,我们无法预测。写到这里我觉得极其心酸,我们的文化领域何时能够还其一块净土,那些掌握权力的人们,你们是否愿意去扭转这种丑恶的社会生态?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